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233章 激烈探讨(上)

第233章 激烈探讨(上)

    “nerv么?说实话……我就连那地方究竟是做什么的都不太清楚啊。”白煦没有想到律子竟然会这么直接,不过他倒是没有太多需要隐瞒的按照自己目前的处境实打实的回答道,

    “虽然冬木老师一直对我照顾有加,但他并没有怎么跟我提到过关于nerv的事情,我们平时讨论更多的还是学术方面的问题。”

    冬木想要让白煦加入nerv么?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这甚至毋庸置疑。但同样需要明确的是,nerv本质上是属于某个人一言堂的事实。在这点上,就算贵为nerv的副司令冬木也很难在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绕过碇源堂。

    如果只是招收一名普通的科研人员的话倒还好说,可经过这么几年的相处白煦在冬木眼中俨然成为了一块完美的璞玉,只要稍加打磨绝对会成为在某一个专业领域大放异彩的天才科学家,甚至能取得绝不亚于赤木直子以及碇唯的成就。

    对于一个念旧的老人来说,这个评价可谓相当之高了。

    由此一来冬木才不愿意让白煦早早地踏入到那个混乱的地方,从而浪费掉自己最好的年华。就跟律子一样,他也被留在了大学里面一边继续学业的同时,也能够暂时躲开nerv那个混乱的中心。

    唯一的区别在于冬木对白煦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保护,而律子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遭到了她母亲的打压……尽管这份打压仅仅是无形的,并且也不是对方有意为之。

    白煦摊摊手语气真诚,他也的确没有说谎。

    在这一点上律子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判断,同样的作为一名头脑精明的女人她也很快就意识到了冬木在这背后所试图隐瞒的真像。对于白煦的才华,身为nerv研究部的一员她甚至要比白煦自己都更为了解。

    没办法,谁让冬木“外包”给白煦的那些研究项目,在得到了相应的结论之后都会再度转回研究部那里,成为他们手中一枚枚极其重要的拼图。在这其中,凡是阅读过白煦论文的人,无一不为他天马行空的思路、大胆的假设以及严谨且精确地实验推导所折服,可以说在某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拥有了一大批的忠实粉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攻克了这些困扰着研究部项目组一个个难点的人竟然会是一名在校生,而比起论文的可靠性白煦得出结论的速度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就好像,他从最一开始就知道结果,所做的不过是将结果重新推导了一番而已。

    虽然事实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如此吧……

    而拥有这番才华的白煦怎么可能被nerv放弃?冬木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在为白煦造势,只要有一个合适的时机他绝对会一跃成为研究部的大佬,到时候就算仍旧没有办法和直子这样的最高领导相提并论,但单独负责一个项目却是极有可能的。

    “单独负责一整个项目啊……”律子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于加入nerv两年多还有依旧在负责边缘性事物的自己相比,迈过了这一步的白煦足以成为她需要仰望的存在。

    尽管律子很清楚自己现在会这样子一方面是由于还要继续学业,以及有直子在这其中起到了某些作用的缘故,但这并不妨碍律子因此有些微微气馁。

    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

    望了望坐在沙发上已经显得有些困倦的白煦,单从外表来看比起科学家的严谨而言白煦给人更多的还是那种懒散、不愿意受到拘束。虽然他的性格相当随和,但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

    然而实际上据律子所知白煦这几年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吃住全都如此。可以说与她是同一类人。

    “同类吗?”律子在嘴里拒绝了一下这个有些陌生的词汇,对于白煦这个家伙她有着充足的好奇,因为他的事迹也因为来自一个科研工作者的骄傲……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比白煦差,一点都不。

    靠着墙,不知不觉一罐啤酒已经见底。律子单手把罐子捏扁,扭过头再度打开冰箱门准备再来一罐。

    白煦被易拉罐被捏扁时发出的声音引得抬起头来,正好与律子的目光相碰,这一次反倒是白煦先开口说道,“你最近都忙些什么?毕业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

    没错,就算是已经小有名气的圈内学者了,想要从京都大学拿到毕业证一份合格的毕业论文却总是免不了的,白煦想的简单。左右他与那些教授的关系都不差,在所有的课题里面选一个最简单的,然后随便写写也就是了。

    普通大学生水准的论文在他眼里自然没有多大意义,可这又不是为了参加什么比赛,弄得太超规模反而没意思。

    “论文我打算写关于肌肉与动力传动这方面的,最近也一直研究这个。”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律子就给出了这个回答,一个听上去就相当于高难度的东西。

    白煦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天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把最近在nerv里面研究的课题直接截取了一段就充当毕业论文了,虽然说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这种东西真的不算超纲么……白煦微微吐槽。

    “怎么了?”白煦脸上的表情很好的传递到了律子那里,虽然说不好对方究竟是怎么一种想法,但显然跟肯定扯不上关系,这让律子在好奇的同时也隐隐有些不满,“你准备做什么课题?”

    “我?随便写点什么就好了吧,我打算去找老师商量商量最好是关于神经学那方面的。那些东西我这两年接触的太多了,随便摘一点数据进去就能凑够字数了。”与律子截然相反的态度,令女孩微微有些诧异,看懂了对方表情的白煦没等她发问就继续解释道,

    “我最近在研究冬木老师给我的课题,哪有时间管这个。反正也只要能够满足毕业的要求不就是了。哎哎……也不知道冬木老师是怎么想的,这次的课题根本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说着话白煦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一副苦恼的模样,然而很快他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意义,用拳头一锤手掌有些兴奋地说道,“对了赤木,你遗传学方面学得怎么样?来帮我参谋下这个课题吧,老实说我头都快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