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三五章 激烈讨论(下)

第二三五章 激烈讨论(下)

    “对两个不同细胞之间的融合?目的是什么,为了创造出崭新的生命么?”生物学到了极致完全可以说成是在挑战上帝的权限,当然换成另一种说法也没问题……那就是对于伦理、道德、禁忌的突破。

    很难界定在这方面有着拘束的科学家究竟是好是坏,虽然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社.会的完整性与稳定性,并且切实的在对绝大部分人提供保护。但是研究这种东西啊……从根本上来说就不应该被束缚才对吧。

    所以科学家这种生物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去挑战禁忌的念头,这是他们进行探索的原动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白煦这个听上去就很微妙的课题,律子下意识就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创造生命?没有那么简单……”在律子平时办公用的桌子前坐下,眼前屏幕上打出的正是白煦上午刚刚写好的论文,律子站在他身边单手撑着桌子目光专注,“冬木老师给我的课题其实只局限于同一类生物上面,人类的细胞再怎么互相融合最后出来的还会是人类好吧。”

    “那可说不定。”律子回手将桌子上放着的眼镜戴了上去,一只手操控着鼠标飞速向下滑动着页面,白煦毫不怀疑她究竟有没有将论文仔细阅读的问题……快速浏览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不过是基本技能。

    “同一物种之间的细胞互斥依然很强烈,这与普通的生殖或克隆根本不一样。两个细胞的融合,意味着双方都有着成对的染色体,相互组合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律子用鼠标指了指白煦论文上的内容,“四倍体的话……从某种意义来说就不是人类了吧。”

    “所以才说是融合,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两者叠加。”白煦从律子那里抢过鼠标,将界面向上翻了一些冲她说道,“细胞融合只是比较形象的表达,但实际上将不同细胞所携带的信息进行转录,然后将两份信息交融、筛选,用两份信息最后拼凑出一份来着才是这项实验最真实样子。”

    单用嘴说的话未免有些混乱,由此白煦概括总结了两句之后微微停顿片刻又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做个比喻,你手上有两份不同人写的考卷,你要从这两份试卷里面尽可能找到正确答案去填到你的那份上面。换句话说就是优质信息筛选。”

    “你说的我能理解。”因为冬木给出的课题最初只是关于两个细胞融合而已,具体怎么融合、变成什么样的形式根本一概不知,所以从最一开始白煦就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进行试验的,幸好他的方向比较正确。

    可作为一名以计算机及智能方面为主的研究人员,律子同样对于信息转录的事情极其了解,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律子反而不看好这种方式,“构成人体基因的一共有31.6亿个碱基对,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基础信息,同时数个碱基对之间又有着联系,进行筛选的话怎么保证对应的关系?还有光是这个工作量……”

    律子与白煦互相对视了一眼,“我想就算是现在最先进的计算机想要完成这项工作都困难无比,更别说如果能够达到这一步的话直接修改基因链不就好了,那还用得着去融合?”

    “用数据说话肯定比较稳妥,但是……这个根本不现实,除了这个之外我的想法是这样的。”白煦将页面快速滑到底部,“你看这个。”

    “自然选择?”论文最底部自然就是白煦根据那份资料得来的推测,将两个不同个体的细胞同时置入最原初的环境,同时将其退化到细胞最原始的样子另其自行融合,这样做虽然成功地概率依然很低,但是细胞这种东西数量过于庞大,只要进行试验的组别够多总能出现合适的样本。

    “对,用自然筛选的方式来代替人工筛选。毕竟人类现在虽然能够依靠各种工具来进行各种细致的操作,但谁都不能否认自然筛选往往要比人类自己做的更加快速并且成果更好,适者生存嘛对于一个生命体来说能够完好的生存下去本身就意味着成果。”

    白煦的做法有些类似于科技黑箱,不去管怎么实现的只要能够达到结果就堪称完美。这种做法有着其独到的优点,光是节省时间这一项就足以令人认可。

    说到底,搞懂每一个碱基对所代表的含义固然是极其重要的研究,但光是时间不允许这一项就扼杀了所有可能。而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到达结果的话过程其实并不重要。

    “技术上的话,现在令已经成型的细胞进行还原还有一定的难度,主要是那所谓原初的环境根本没有办法进行界定,只是干细胞的程度我想应该没办法达成预计效果。其实说来说去现在也只能是理论而已,想要跨越到实际不大可能。”

    “不……如果只是那种原初状态的话,说不定……”律子打断了白煦的论述,只见她在键盘上飞快的敲了几下,接着再白煦眼前就出现了一幅照片,照片里面的是一整池子的淡黄色液体。

    “这是?”

    “lcl,”律子相当痛快的回答,“一种人工合成的液体,能够为人类肺部提供氧气的特殊液体。也是nerv一个重要项目的组成部分。”

    那个所谓的重要项目除了eva也就没有别的了,只是白煦没想到的是律子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把这种东西暴露给了白煦。想来一是由于白煦与冬木的关系,再一个也是lcl这种的保密程度并不高的缘故。

    刨除掉人类原初之海的高大上设定,这东西在绝大部分人眼里恐怕就和一种有些特别的含氧液体差不多,就算是外流出去也不会有什么用处。

    “听上去……有点像羊水?”白煦又开始装傻。

    “没错,lcl最初的制造理念就是羊水。”律子点点头表示肯定,“而对于人类的话,恐怕没有比这个更加原始的状态了。”

    “恩……值得一试啊。”白煦用手摸了摸下巴,“不过这东西律子你直接透露给我真的没问题吗?”

    “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说话时律子已经重新站直了身子双手抱肩御姐范爆表,“本来lcl就不是什么太值得保密的东西,再说……你这个论文的研究题目我之前在nerv内部也见到过,换句话说你的这个研究就是为了nerv做的。那么采用一点来自nerv的资料当然没关系。”

    “还有人研究这个啊……”白煦脸上露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笑容出来,“你是在哪看到的?”

    “我母亲那里。”律子的声音干脆。

    “额……”白煦楞了一下,然后很快回过神来略有些郑重其事的说道,“论文的第二作者,我会写上你的名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