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四零章 第一次接触

第二四零章 第一次接触

    “碇,这位就是我说的白煦君。”nerv的游览并没有持续太久,对于目前权限过低的白煦来讲有太多的地方是他不能进入的,而等到他日后权限足够的时候,想来对于自己的工作场所也就失去了游览的想法,进而转化成某种习以为常。

    所以说这次的经历从各种角度来讲都弥足珍贵,尽管它的时间有些过于短暂了。

    不过些许惋惜的心情在白煦来到碇源堂办公室门前的时候就顷刻间消散的一干二净……没有人敢在门后面那个男人的面前三心二意,哪怕白煦有着先知先觉的条件以及系统的帮助。

    你总是会有那么一个时间不得不去承认,这世界上的确有着那么一部分人是你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甚至就连靠近都好像接触到太阳一样被深深灼痛。

    而碇源堂就是这里面最为绝佳的例子。

    将脑中所有会惹来麻烦的念头全都深深掩藏在心底,尽最快速度调整了下状态的白煦在冬木敲了敲司令室的大门之后随他一同走进了这间简洁到了充满压迫力的房间内部。

    在动画中屡次出现过这间办公室的场景,四面都由玻璃构成的庞大房间仅仅这一个布置就让人下意识感觉到处于被窥探之中,除此之外办公室里面只在中心处有一张与庞大的空间行程强烈反比的办公桌,其余的东西一应全无。

    稍微懂一点心理学的人都会明白,会将自己常待的地方弄成这么一副模样的家伙心中,绝对存在着对于外界的抗拒。相比起与外加的交流而言他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与臆想之中。

    拒绝……是这一类人最为显著的情感表征。

    碇源堂虽然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这种倾向,但只要是稍微了解他一点的人就不难看出,在碇唯消失的那一天起名为碇源堂的男人就已经死了,现在还活着的无非是想要追逐过去的执念罢了。

    而既然是执念的话,能够做出什么来就全都毫不奇怪了。

    在冲碇源堂简单的介绍了一句之后冬木就侧过身站立在了桌子旁边,仿佛之后发生什么都浑不在意一般任由两人开始交谈,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白煦自来到这个世界足足两年多的时间之后,第一次真正见到了这个毁誉参半的传奇人物。

    简单的说那是一个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让人第一眼就将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的家伙,刨除掉这个白煦能够想到的唯有深沉两个字……如深海一样沉静、如寒潭一样幽邃。

    “白,关于你的履历和你这些年的研究成果我已经全都看过了。”碇源堂一开口就没有丝毫寒暄的意思,甚至将白煦自我介绍的过程都全部省略,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他径自递过来一份文件,“你看一下,这个计划你能否胜任。”

    “这个……”白煦扭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冬木,在对方轻轻点头之后他迈步走上前拿过那份文件,只见上面的封皮处写着【零计划】。

    白煦下意识意识到了什么,而后随着他的翻阅那个模糊的预感便随之越发清晰起来,心下感慨了一句蝴蝶效应之类的东西,虽然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真当这份东西交到了自己手里的时候,白煦才深切意识到自己已然入局。

    “关于细胞融合然后创造出来适格者么?而且使用的还不是普通的细胞……关于这个数据,能再多告诉我一些情报么?”零……也就是丽,根据翻译的不同当然还是绫波丽这个名字更加的为人所知一些,可如果从试验品的角度来说零这个称呼似乎也不为过。

    所以说当时从冬木那里了解到这个课题的时候白煦就有过猜测,等真的见到了【零计划】几个字的时候所有的猜测这才全都转换为了现实,所以这份计划中那个远超人类指标的细胞来源也就很容易推测了……莉莉丝,这位可以说是人类之母的使徒。

    但白煦此刻依然还要表现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出来,用手指着计划上面的文字向碇源堂询问道。

    “这是绝密的资料,在你加入到计划之前没有资格知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回答了吗?”老碇显然没有在这里陪白煦玩互相揣测的念头,直接无视掉白煦的询问然后再度逼问道。

    “这个……”老碇的态度强硬的有些出人预料,白煦微微苦笑着合上这份计划带了点无奈的说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体克隆都是难以得到承认的技术,那么更不要说这种从细胞层面上改造的计划了。

    这一路上冬木老师虽然没有跟我说太多,但光是看也能明白nerv这个组织的能力,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研究员在知道了这个计划之后还有的选么?”

    白煦摇了摇脑袋,这时冬木先前微微跨了一步像是要解释些什么的样子,但白煦却伸出一只手止住了他的劝说。

    “我并没有任何抱怨的心思,事实上能被这么看重我该说成是受宠若惊还差不多。”短短片刻白煦看上去就好像调整好了心态,这份心态上的转变或许很正常,但放在一个今年也不过19岁的年轻人身上就足以让人微微颔首了。

    “碇司令,【零计划】我很有兴趣,同样也很感激您给我的这份机会。”冲老碇那边微微正色,收拾好了心情白煦看上去多了几分严肃,“只是我想知道如果我无法负担这份计划的话,您又打算怎么安排我呢。”

    “那你就作为【零计划】的副指挥,去给直子打下手吧。”老碇回答的干脆,但事情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单纯么?答案显然的否定的,直接作为一个大项目的负责人,那么白煦作为在职位上能够与直子分庭抗礼的人绝对能够获得承认难以想象的资源。

    可他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他在老碇眼中直接就从直子的替代者变成了替代者的后补,两者之间的差距完全可想而知。毕竟替代者只会有一个,后补却要多少有多少。

    “您这么说的话,那么我愿意……不,我恳请您将这个计划交给我来负责。”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白煦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毕竟,我可不没有在别人的指手画脚下工作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