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惨不忍睹呐!(1/3)

第三百五十四章 惨不忍睹呐!(1/3)

    下一秒,

    房门被打开,徐母直接忽略了徐茫,看着站在儿子身边的小曼,之前就在照片上看到过,对儿媳妇相当的满意,除了看上去年龄有些小之外,别的都很完美。

    “妈!”徐茫举了举手,冲自己的老妈说道:“我站在这里。”

    “走开!”

    “别蜡烛一直插着。”徐母直接扒开徐茫,拉起杨小曼的纤细小手,笑呵呵地说道:“小曼呐,伯母终于把你给等来了,来来来,快点进来,外面挺冷的。”

    很快,

    徐茫看着自己的老妈拉着小曼的手,眉开眼笑地走进了房间,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

    算了算了...

    婆媳可以和平相处,算是自己的福气。

    徐茫最怕就是家里闹婆媳大战,过去流行反应当代社会婆媳之间关系的电视剧,就这些害人的电视剧,把自己老妈给坑的,特意去书店买了关于婆媳的书,还在家庭群中,疯狂转载婆媳的文章。

    里面几乎都是控诉儿媳妇的种种不好,甚至有一段时间,自己的老妈得了被害妄想症,生怕未来儿媳妇加害于她。

    呃...

    现在看来自己多虑了。

    小曼和自己的老妈目前看来其乐融融。

    此时,

    徐茫提起手上的一大堆礼物,走进自己的家里,还是和过去一样,并没有什么改变,不过比以前干净了很多。

    “小曼呐?”

    “这一路上累不累?渴不渴?饿不饿?”徐母坐在杨小曼身边,一个劲儿的嘘寒问暖,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喜欢,只不过她的热情让杨小曼倍感压力。

    “伯...伯母...”杨小曼含羞地说道:“还行吧,魔都到宁市不怎么远,走跨海大桥直接到了。”

    这时,

    徐母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不耐烦地说道:“愣着做什么?不赶紧给小曼倒一杯水?”

    “哦...”

    不久,徐茫就端着一杯水放在杨小曼身前的茶几上,徐母拿起杯子后,眉头不由一皱,愤怒地呵斥道:“大冷天的喝什么凉水?把小曼的胃给冻坏了怎么办?拿回去!”

    不久,

    第二杯水放在茶几上,徐母再一次愤怒地说道:“那么烫,你打算烫死别人啊?要温的!”

    徐茫:囧

    我靠!

    突然之间地位好低。

    没办法,

    徐茫只能倒了一杯不冷不热的水过来,这下让徐母非常满意。

    “来来来!”

    “喝水。”徐母一脸慈祥地端起水,递到了杨小曼的面前,说道:“我们家的徐茫能够娶到你这样的老婆,简直是他积攒了八辈子的福气。”

    杨小曼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吱吱呜呜地说道:“其实...其实...”

    “我知道。”

    “这混小子一定时不时欺负你吧?”徐母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徐茫...以后你敢欺负小曼的话,我就和你断绝母子关系,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茫那个气呀,自己什么时候欺负过小曼?能不被她打死就不错了。

    还欺负她...除非自己真的疯了。

    “妈!”

    “我怎么可能欺负小曼嘛。”徐茫昧着良心说道:“我能拥有小曼这样的女朋友,珍惜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欺负她,妈你多虑了。”

    徐母点点头,看了一眼拘谨的小曼,笑着说道:“待会儿你伯父马上到,小曼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厨房做饭。”

    话落,

    起身准备前往厨房。

    然而...

    原本以为顺利过关的杨小曼,突然听到徐茫说了一句不是人讲出的话。

    “妈!”

    “小曼可会做饭了,要不帮你打打下手?”徐茫笑呵呵地说道:“洗个菜,淘个米什么的。”

    杨小曼:(# ̄ ̄#)

    疯了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捣乱?

    “哦?”

    “那好呀!”徐母听到自己儿子的话,顿时对杨小曼的好感度爆棚,乐呵呵地说道:“算了算了,毕竟第一次上门,怎么能让别人做饭呢。”

    “哎呦...”

    “人老了...这个腰好像出了一点问题。”突然徐母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有点弯不下腰。”

    杨小曼本身就是非常聪明,瞬间听明白了徐母的意思,真正的考验到了!

    “伯母!”

    “我来帮您!”杨小曼急忙起身,跟着徐母走向厨房,途中回过头冲徐茫瞪了一眼。

    到了厨房,

    杨小曼站在洗手台边上,徐茫家的电器和自己家里差不多,还有刀具也差不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让自己烧菜就行,洗个菜洗个米,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再说了,

    洗菜洗米还能洗出花来?

    “小曼?”

    “你是家里的独生女吗?”徐母正在系围裙,看了一眼小曼问道。

    “嗯。”

    “家里就我一个。”杨小曼点头道。

    徐母大致了解了情况,对杨小曼说道:“那什么...小曼,帮伯母煮点饭,大概五人的分量。”

    “哦。”

    杨小曼点点头,拿着电饭锅的内锅往里面放米,紧接着往里倒水,只不过接下来放水有些困难。

    可能是米放多了,总是会随着水流出来一点米。

    偷偷瞥了一眼徐母,发现她没有往自己这边看,不由松了一口气,就算损失一点米也无所谓,总之一定要洗干净,洗个十次也行,绝对不能吃了拉肚子。

    疯狂洗米,

    疯狂揉捏,

    整整过去三分钟,徐母好奇地问道:“小曼你怎么洗了这么久?一般这种大米洗两次就够了,千万别洗成清水状,这样大米就没有营养,味道也不行。”

    “啊?”

    “我...我...”杨小曼一脸尴尬地看着徐母,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完成的够出色,毕竟这水很清很透彻,结果...根本不是这样的。

    “...”

    “没事没事。”徐母微笑地说道:“你帮我摘芹菜吧,上午刚去市场买了两只大乌贼。”

    “哦!”

    “伯母交给我吧!”杨小曼认识芹菜,然后蹲在地上开始摘芹菜。

    这时,

    为了避免尴尬,杨小曼一边摘着芹菜,一边冲徐母问道:“伯母...我给您买了一根翡翠项链和两个翡翠手镯,给伯父买了四瓶白酒,不知道...”

    “你买什么我们都喜欢!”徐母背对着小曼,专心切着菜:“你能嫁到我们家来,成为徐茫的媳妇,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以后来别带什么礼物,带家里看看爸妈,还需要什么礼物吗?”

    “嗯嗯!”

    “伯母...徐茫小时候皮不皮?”杨小曼问道。

    “这混小子...”

    “不提他了。”徐母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每次想起我挨家挨户去道歉,就觉得很来气...”

    杨小曼笑了笑,急忙说道:“伯母...过年的时候,我爸妈要到宁市来跟您和伯父见见面。”

    “我知道。”

    “那小子跟我说过。”徐母说道:“我和你伯父商量过了,咱们两家人先结亲家,然后在宁市给你们两人买一栋别墅,关于房源的问题,你伯父都打听好了,明年宁市有一个高端别墅区,最低售价八千万起,你伯父的意思买那里,最好的买来!”

    杨小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按照她自己的意思,希望徐茫住在魔都,但是...算了,这些事情让长辈们自己沟通吧。

    实在不行,

    两地来回跑,反正魔都跟宁市走跨海大桥蛮近的。

    “小曼?”

    “还没有摘...”

    突然,

    徐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妇,瞧见杨小曼把芹菜的叶子放在洗菜篮子里,把茎扔到了垃圾桶。

    算了算了,

    改成红烧乌贼吧。

    ...

    “林老师?”

    “嘿嘿嘿...我和小曼已经在宁市了。”徐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正跟过去的班主任林一山通电话,“周一我和小曼一起过来,小曼可是世界数学竞赛冠军啊!”

    “我?”

    “我因为实力太强,被赛事方强行禁赛。”徐茫叹了口气,淡然地说道:“其实也无所谓,我现在是科研工作者,复大物理系理论物理教授,研究生导师。”

    在宁市某地,

    林一山听到徐茫的话,满脸都是苦涩,从级别上论的话,徐茫比自己高不少,学历更是碾压的程度。

    “徐茫?”

    “你的经历都可以出一本书了。”林一山说道:“话说周一晚上能不能抽出时间?有一个专门为你安排的宴席,人不是很多,也就是两桌而已,一桌是你高中时候的老师,另一桌是咱们区的领导,级别不是很高。”

    “哦...”

    “我和小曼一起来吗?”徐茫问道。

    “那最好不过。”林一山笑着说道:“到时候周一下午两点之前过来,千万别忘记了。”

    “恩。”

    片刻,

    通话中断。

    徐茫看着手机,思考着所谓的饭局含义,为什么会出现所谓的与领导之间的饭局?

    好像和他们这帮人没有关系吧?

    咔,

    开门声响起。

    徐父拿着公文包回到家中,刚进门就看到徐茫躺在沙发上,急忙问道:“人呢?怎么没有看到人?”

    “啊?”

    “哦...在帮妈洗菜洗米。”徐茫说道。

    听到徐茫的话,徐父满意地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很好!这一个好姑娘,你可不要辜负人家了。”

    “哦...”徐茫说道,

    这时,

    徐茫起身拿起了小曼买的礼物,对自己的老爸说道:“爸...这是小曼给你们买的礼物。”

    话落,

    徐父看到四瓶顶级白酒,惊恐地说道:“小曼买的?”

    “嗯!”

    “怎么样?”徐茫笑呵呵地说道:“这项链和手镯也是,当然给老妈的。”

    徐父的眼光贼毒辣,瞬间看出项链和手镯价值不菲,急忙把儿子拉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小曼什么身份?”

    “杨虹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徐茫说道。

    “...”

    “别开玩笑!”徐茫一脸严肃地说道:“杨虹集团是国内顶尖龙头企业,年营业额三四千亿,人家的掌上明珠能看上你这种货色?”

    徐茫:@#¥%...&*

    什么叫做这种货色?

    这种货色在物理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