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薪火苍穹 > 第二百一十章 醒悟

第二百一十章 醒悟

    范永年十分不解,云霄的灵力为何会如此悠长纯厚,按理说如此高强度的剑气,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应该支撑不了多久才对,可这人族小子的剑气不仅没有丝毫减弱,甚至还越战越勇了。

    而且这人族小子出招刁钻狠辣招招致命,一时之间范永年被云霄打的手忙脚乱,没想到自己这个定命境居然被一个知命境压着打,要是再这么任其发展下去,自己肯定会落败,绝对不能让那么丢脸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的范永年,手中的大刀挥舞的更快了,漫天的刀光剑影纵横交错,不断地碰撞在一起,撞击产生的巨大威力以两人为中心不断地在四周爆开。

    可范永年越打越心惊,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每刀都是全力一击,然而这人族小子就像双脚生根一般,范永年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伤不了他也就算了,就连击退他都无法做到。

    自己可是比他高出了一个大境界,先不论灵力,哪怕是最纯粹的力量上来说,自己也应该比他强上数十倍才对,可现实并非想他想的那样。

    看着范永年那幅憋屈的模样,云霄就感到一阵好笑,我会告诉你我是喝过天地奇酿,吸过万古龙珠的人吗?

    还想从力量上压制我,你以为你是破凡境?

    范永年看见云霄嘴角的那丝笑意之后,一股无名怒火从他的心底直冲脑门,身上的气息也随之一变,被云霄压制的势头也跟着猛然上涨。

    原本就狂暴的灵力变得更加的狂乱暴虐了起来,灵气强悍的气劲直接将云霄给逼退了。

    云霄没想到对方会突然爆发,他急忙后撤,一边撤退一边抵挡下范永年的刀气和强劲的气劲,云霄撤出四五米之后,复剑站在原地也不急于攻击,他想看看这范永年的真本事到底如何。

    范永年眼中凶光闪过,他从小都没有这样被人瞧不起过,手中大刀愤然斩出,这凌厉的一刀直接斩破了气浪,携着尖锐的音爆之声直冲云霄而来,虽然刀气并未落地,但刀气之下的擂台,却被这一刀斩成了两半。

    好快!

    这一刀快到让云霄避之不及,但他也没有想过要避开,这刀看似凶险无比有死无生,但实际上却缺少了刀道该有的霸气,这刀虽狠但不霸,所以想要接下这一招并不是很难,至少对于云霄来说,并不是很难。

    看着云霄傻傻的站在原地,不躲不闪,轩辕星阳眉头微皱,这臭小子难道被这一刀给吓傻了?

    就在轩辕星阳准备出手相救的时候,发现云霄一脸的淡定,顿时明白过来,这云霄并不是被吓傻了,而是心有成竹。

    既然如此,我就看看你到底如何挡下这一刀,虽然这一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也是实打实的定命之力,就算你小子有剑意,但剑意对人才有用,对于这种已经出招了的刀气却一点用处都没有,除非你的剑意已经达到了超凡入圣之境。

    云霄动了,他不仅没有后退,身体反而主动前倾,右脚猛然用力,脚下的擂台以他中心出现了一个龟裂的大坑。

    随着裂纹的出现,云霄消失在了刀气之前,范永年的眼珠子都惊的快要掉了出来,不仅是他,就连一旁的陈胜男和长孙兴昌也未能看清云霄是如何消失的。

    难道在上面?

    范永年倏然抬头,然而云霄的剑锋却停在了他的喉咙之处。

    这怎么可能!

    这个想法不仅出现在了范永年的脑海之中,也出现在了曹轩命,陈胜男等人的脑海之中,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云霄是如何避开那一刀的,他又是如何出现在范永年面前的。

    虽然那些尚未进入仙境的年轻一代看不清云霄是如何避开范永年那一刀的,但那些已经踏上仙途的老一辈们却看得真真切切。

    云霄并非是从天上躲过,他是依靠剑意闪过那一道刀气的,虽然云霄现在的剑意无法对刀气造成什么影响,但他可以用剑意引动刀气之中离乱的杀意,将汇聚刀气的气机斩断,从而导致密集的刀气之中出现些许间隙,他就是从哪些间隙之中穿插而过的。

    范永年感受到云霄身上那瘆人的剑意之后,丝毫提不起再战的勇气,他感觉自己此时并不是在面对一个人族小子,而是一尊绝世杀神,面对这尊杀神,他唯一的下场便是死。

    范永年喉结动了动,咽下一滩口水之后,艰难的说道“我输了。”

    “承让!”

    云霄潇洒的将剑收回,琉璃秘境的这边就欢呼雀跃了起来,而鎏金秘境则鸦雀无声,哪些还未踏入仙境的年轻人十分不解,为何范永年不选择继续战斗,云霄只是将剑停在他的喉结处他居然就认输了,这未免也太丢人了。

    “看来这些年来,我们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有必要让他们多出去走动走动,免得他们以为梵天族这一亩三分地就是整个九州。”范俊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嗯,就算这次比试我鎏金秘境一败涂地,我长孙家也要派出人马,前去斩魔救人,不多经历些生死,谈何在这片乱世之中生存。”长孙瑞点头赞同道。

    “此战之后我米家,除去无法战斗者,其余者皆出秘境。”米渊斩钉截铁道。

    此话一出,长孙瑞二人惊讶的看着米渊,他们没想到米渊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米家若是全体外出斩杀天魔,要是一个不好就是传承断绝,米家消亡的下场。

    “米兄,你这个决定,会不会有点矫枉过正了点。”长孙瑞劝阻道,想要自己子孙后代去经历风雨去快速成长的心情他能理解,但米渊这个决定过犹而不及。

    “矫枉过正?我觉得是我们醒悟太晚了,你看看那位名叫云霄的小子,最开始我以为他的修为,他的剑意都是轩辕老儿一手硬生生堆积出来的,想必你们之前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可刚才那一场,就凭他的而出招习惯,战斗方式,剑意掌握的程度,别人看不出来,难不成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小子完全就是习惯了生死搏杀之人,他的修为和剑意,都是他自己在无数个生死搏杀之中积累起来的,我们的子孙后代为什么打不过轩辕星阳的弟子,以前我们总说我们三人之所以赶不上人家轩辕老儿,是因为出生和天赋的问题,现在看来其实更多的是我们没有轩辕老儿那么玩命,所以我们不如他,我们的后代也不如他的弟子。”

    当米渊说完这番话之后,心中感到一阵轻松祥和,几千年来他心中最不愿坦诚面对的心结,最不愿放手的执着,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以这样的方式面对和放手了。

    米渊此话一出,范俊星二人都错愕的看着他,今天的米渊是不是吃错药了,要知道米渊最看不顺眼的人,就是轩辕星阳,他们三人少说也认识了三千多年,这三千多年之中,米渊面对他们二人的时候,从未说过轩辕星阳一句好话,任何和轩辕星阳有关的事情,米渊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压轩辕星阳一头,压制轩辕星阳就是米渊心中放不下的执念。

    可今天他却坦诚的认成了自己不如轩辕星阳,看来是真的醒悟了。

    长孙瑞哑然一笑“既然如此,我长孙一家也陪你米家疯一回,省得被祖地那群人瞧不起。”

    “嘿嘿,那我范家也舍命陪君子了。”

    “大善。”

    就在三人说话期间,长孙兴昌也败下阵来,对于这个结果他们三人一点也不惊讶。

    长孙兴昌失魂落魄的看着云霄,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九岁的人族小子,在剑道上他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甚至还领悟了杀戮剑意,杀戮剑意虽说是最好领悟的剑意之一,但那只是相较于其他剑意而言。

    对于他这种对剑意不得要领之人,不管是想领悟何种剑意都是难如登天,若剑意真是那般容易领悟的话,长孙兴昌也不至于到二十八岁还未能悟得丝毫剑意。

    长孙兴昌收起手中的佩剑,转身默默离场,他知道这个擂台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其实这次他们上台的五人之中,除了陈胜男是靠自己的实力被选上的之外,其余四人都是靠米长老的丹药,才获得了今天这个境界。

    特别是他和范永年,他们两人的资质可以说是非常一般,一个二十八岁,一个二十九岁,而境界只有知命境初期。

    和米家两兄弟为了争夺家族之位不同,他们两人的家族之所以为选上他们,是因为家族觉得他们二人已经没有什么潜力了,保持现状也不能为家族做出什么贡献,所以不如用来吞下丹药,这样至少还能为家族带来一场族内比试的胜利,这样他们二人也不算是太过没用。

    至于丹药的副作用,两家家族丝毫都未担心过,即便是他们二人的潜力被彻底压榨干净,余生将永困定命巅峰大圆满,长孙家和范家也不会损伤什么,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嫡系,在家族之中太多了。

    甚至有不少人羡慕他们二人能够被选上,虽然他们自己一点都不愿意,但家族意志高于一切。

    可结果他们还是输了,而且还是输在了一个知命境手中,原来自己是如此的废物。

    原来自己的存在是如此的没有价值。

    “你的剑练的不错。”云霄看着长孙兴昌落寞的背影说道。

    长孙兴昌蹒跚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了云霄,发现云霄的眼神是那么的认真和真诚,不知道为何他感到鼻子一酸,笑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