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 > 第三章:小伙子太年轻!

第三章:小伙子太年轻!

    在没穿越之前,李正信家里也是有老人的,就是他奶奶。

    那个时候他总觉得奶奶干什么都慢腾腾的,洗个菜能洗十几分钟,下楼都要挪腾半个来小时。虽然处处照顾,但偶尔心里还是会有些不耐烦。

    那个时候,面对他的催促奶奶总是笑呵呵的说老了老了。

    可真到了李正信自己摊上这档子事儿,他才明白老了是个什么概念。

    真的是有心无力,快不起来。

    从医院回到家里这么一段路程,就让他觉得比以前出趟远门都费劲。

    老式没电梯的五层楼房,从一楼上到五楼他歇了六气儿,足足二十多分钟才进了家门。

    不大的房子里,李世信在沙发上歇了好一阵。才检查起老人此前生活的环境;一室一厅一卫的房间布置的简单整洁。屋里几乎没有什么智能化的电器,电视机都还是老式大脑袋的。书架上满满当当的旧书,散发着一种陈年纸张的味道。

    客厅中,最多的还是各式各样的花草。在阳台上,一个小浴缸里两条凤尾金鱼游得悠闲。

    从书架中最显眼的位置,他拽出了一本老相册。

    看到里面老人年轻时候的照片时,李世信着实被震了一下。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他在电梯间里照过镜子。一头稀疏的银发,剪成贴头皮的卡尺。脸上是纵横的皱纹,和一块块的色斑。五官虽依然深邃,可也经不住时光的捶打。

    、

    只能说,是一个相对精神的老头。

    但是老相册里,老人年轻时候的照片却简直不讲道理!

    照片是黑白的,拍照时穿的衣服也就是那种土里土气的中山装。可是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哪怕是黑白两色也难掩神采的眸子,挺拔的身材和白净的皮肤……

    看着照片好一会儿,李世信才抽回神来,拍了拍胸口。

    好险。

    差点儿被年轻时候的自己掰弯。

    这神仙颜值,有点逆天啊!

    纯天然男神,跟现在那些个流量明星,靠着整容,化妆,深度ps才敢见人的小鲜肉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看到照片中的那位帅哥,李世信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升起了一丝的信心。

    这要是能靠着系统年轻个三四十岁、不,哪怕年轻十几二十岁,那混娱乐圈还有悬念吗?

    不凭演技,就凭这形象往那儿一站,妥妥一副行走椿药。

    ……

    自李世信简单收拾了行李,还没走出去,房门就被敲响了。

    是小区里几个得知他回来,专程过来看望的老伙伴。

    一听说李世信想去蓉店,几个老伙伴急了;

    “老李,你这……何苦啊!听我的,别走了。就在家,我们老哥几个伺候你,你儿子不管你,我们送你最后一程!”

    “是啊老李,你这一走八成就回不来了。咱们十几年的邻居,你就算是去阎王爷那报道,也得让我们送送你吧!”

    背着一个小书包,被几个老泪纵横的老伙计拉着,李世信心里也不是滋味。

    老年人的友情动辄十几年几十年,念着这份情谊呢。

    沉甸甸的。

    “各位、”李世信拍了拍几个老伙计的手,“都这么大岁数了,生老病死还看不开吗?你们要真心的想我好,就把我送火车站去。在家好好打牌下棋,多活几天。看老子在外边儿拼出个彩儿来,到时候你们为我叫两声好!成不?”

    见他心意已定,几个老人抹了抹眼泪。

    “那行,既然老李你想趁着最后这段日子去蓉店浪一回,那咱们老哥就在电视前边儿等着。我们等着在电视上看到你的那一天!”

    从下午四点。

    黄昏中六七个老人一脸悲壮的登上了公交车,刷了老年卡。

    直奔火车站而去……

    ……

    五个多小时的路程一晃而逝。

    到了横店已经是深夜。

    一路上好心人见他身体不好岁数大,纷纷帮衬。乘务员还特地给他安排了个下铺,一路倒是没遭什么大罪。

    可到了地方之后就不一样了。

    打车到了蓉店,李世信在影视城附近就近找了个酒店。

    前台的小妹子看他一个人,岁数还那么大,给经理打了好几遍电话,就怕说大爷您去对面住,可别死在我们房里了。

    吃饭什么的也是个麻烦。

    蓉店的节奏快,到处都是快餐。

    原本他喜好的食物,入口之后不是太热就是太凉,不是太辣就是太咸。无奈之下,晚饭他只能在一个小巷子里的粥铺就着咸菜喝了一小碗粥。

    更难受的是,到了晚上有点儿动静就醒,醒了就再难入睡。

    入住的酒店隔壁两个小年轻晃了半宿的床,李世信就看了一宿的星星。

    就这么挨到了次日四点多,略微洗漱一番之后,他便慢悠悠下楼,到了酒店前台。

    见李世信活着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前台妹子着实松了口气,“老爷子,退房吗?”

    “……”

    穿越之前的李世信不敢说自己多帅,但是走在大街上针对年轻妹子的回头率还是有个百分之三四十的。不然也不能被经纪公司看中,当偶像团的实习生。

    现在见妹子满脸的嫌弃,他有些无语。

    唉、还是得赶紧想办法,多赚点儿喝彩值。先确定自己能活个一年半载的挂不了,再把这幅身子的实际年龄往下减一减啊、不然……就很难受。

    “闺女,我不退房。”李世信摇了摇头,“我就是想跟你打听点儿事儿。”

    “啥事儿?”

    “请问你认不认识剧组招演员的?”

    听他这个问题,妹子一愣:“老爷子,您给谁问啊?”

    李世信放下手中的拐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重新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阵,妹子嘴角跳了几下,“老爷子五零后的吧?您这岁数来当蓉漂……是鸟不好溜,还是象棋不好玩儿?”

    看不起谁呢这是!

    五零后招你惹你了?!

    老年人别的都没有了,唯独几十年活人,大小世面见惯的气势不缺。

    李世信眉头一皱,不怒自威的面庞,让小姑娘赶紧收了声,拿了张名片递了过来。

    拿起名片扫了一眼,李世信心里了然。

    就是一个负责给剧组招群演的群头,名片上没印大名,就写了个硕哥群演招募。

    可能是真不缺人,上边儿连电话都没印,直接写了一个时间地点——早上六点之前,影视城前芙蓉巷口,蓉B52231金杯车前等活儿。

    ……

    李世信拄着拐棍儿挪腾到芙蓉街口的时候就已经五点了。

    本以为自己来得早,可是真到了地方他才被惊了一下。

    街口一排的轻型客车,天还没大亮,就已经围了三层的人!

    男女都有,但大多是年轻人,岁数大的桥模样也不过四十岁。像他这么大岁数的,还真就独一份儿。

    凌晨气温低,一些人裹着军大衣就佝偻在巷子的墙下。远一瞅,跟站大岗的农民工没啥区别。

    “哎呦,老爷子您这么大岁数腿脚还不好,挤什么呀?”

    分开人群往里边挪腾的功夫,李世信惹了些不满。

    “知道你大爷腿脚不好还不赶紧给让让道儿?!”

    心说老子要不往里凑合凑合,一会儿就这腿脚怎么跟你们这群小王八犊子竞争?

    李世信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顺着人群中分开的一条缝隙走到了前边。

    “唉不是?”见李世信挪腾挪腾就站到了那破金杯旁,一副不走了的架势,几个年轻的群演反应过来了。

    “大爷,我没看错吧,你这也是来等活儿的?”

    李世信淡淡点了点头,“怎么,不成?”

    几个群演将他打量一遍。

    被肥大的夹克衫罩起来的身躯瘦弱干瘪,拄着拐杖身子都颤颤巍巍的,仿佛一阵风吹过来都能吹倒、

    这形象,让一群群演笑了。

    站在前面的,一个有些龅牙的小年轻嘿道:“大爷,不是我打击你啊。就您这岁数,这身子骨,哪个剧组敢要你啊?一会儿群头来了也不带挑你的。剧组一开机,这边跑那边颠儿的,您这把老骨头这要是出了事儿,谁能负的起责?你啊,还是赶紧回家歇了吧。”

    “排队排队!嚷嚷什么呢!”

    正在这时,群头出现了。

    留着大光头,三十多岁模样,人长的蛮壮实。

    这人一出现,群演们立刻安静了下来,纷纷招呼起“硕哥、”讨几句近乎。

    眼睛里根本就没看见讨好自己的群演一般,硕哥手里攥着几张A4打印纸,就坐到了金杯的驾驶位上。

    “民国戏,演过汉奸的要一个。十六句台词,一天五百,跟组三天。演过汉奸的过来!”

    李世信还没反应过来,呼啦一声刚那个小龅牙就钻到了金杯车里。看得出来,这货跟群头挺熟。

    硕哥点了点头,又瞄了一眼A4纸:“还是民国戏,洋鬼子兵扮相的,现在还缺三十个。一天三百!个大的来!一米八以下的别他妈往里混啊!”

    哗!群演一阵喧哗。

    仍然没等李世信反应过来,一帮人又鱼贯钻进了车里。

    金杯车整个一沉,四个减震发出一阵呻吟。

    看了看车已经满了,硕哥随手把纸揣进了兜里。

    “硕哥,这就没啦?!”

    “哪儿他妈那么多废话!今儿就这么多活儿,没抢的等明天吧!”

    “……”

    李世信不淡定了。

    这特么,群演的生存环境也太残酷了!

    轰轰轰轰轰、

    随着严重超载的金杯车发动了起来,没拿到活儿的人群散去了。

    这不行啊!

    自己现在身体这幅德行,天天这么跑哪儿能跑得起?

    剩下的寿命就20天了,可不能这么浪费!

    想到这些,眼见着车要走的李世信一把拽住了群头搭在车门上的胳膊。

    “唉?”群头被吓了一跳,见面前一枯瘦的老头,愣了:“老爷子你干啥?”

    李世信微微拱起笑容,对他点了点头:“劳烦小伙子,请问有没有我能演的角色?”

    “噗!”见他这形象,群头笑了,“老爷子,第一次来蓉店吧?”

    李世信点了点头。

    “你说说您,这岁数当群演能演啥?”

    演啥?李世信思索了一会儿,“没有需要演老人的戏么?”

    这话引起了车里人一阵哄笑。

    坐在副驾驶上的龅牙更是乐不可支,“老爷子,您知道这哪儿吗?这是蓉店啊!有化妆师在,十八岁的小伙子都给他扮出一百岁老头的相。小伙子不比您受使唤多了?”

    群头也跟着笑,顺势抽回胳膊。

    “我演过话剧。”

    面对众人戏虐的目光,李世信一本一眼的说到。

    “哎呦!”龅牙嘴咧的更开了,看了看手表见时间还早,逗起了闷子:“瞧这意思,还老前辈呢!要不您给我们现场来一段?”

    “成。”李世信点了点头,说干就干,将拐棍儿往旁边儿一扔,锤了锤自己的腰。

    见他拉起了架势,车里人都伸出了脖子看热闹。

    蓉店太大,卧虎藏龙。

    虽然大部分的群演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也真有金子。比如现在挺火那个王宝宝,就是从群演干起火起来的。一些影视圈的老戏骨,也都不是科班出身,而是靠着阅历和对世事的洞达积累起来的表演功底。

    见李世信活动期身子骨,一群人一时间还真拿不准老头斤两了。

    左三圈右三圈活动开了咯嘣咯嘣的老腰,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中,李世信抓住了金杯的倒车镜。

    然后……

    缓缓的躺在车轮之前!

    躺在冰凉的地上,李世信淡定的看了看群头。

    “小伙砸,你猜猜大爷我演技怎么样?”

    一看这架势,所有人,懵了!

    ……

    眼看着整个人已经挪腾到了车子正前方的李世信,再看周围已经没人的空巷子,群头冷汗呼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他立马从车上跳了下来,蹲在了李世信的面前。

    “啊…哎…哎…大爷、大爷您高抬贵手、瞧模样您演技应该是不错的,要不然、要不然您先上车呢?到了剧组,我看着给您安排安个角儿?”

    这幅态度,李世信还是很满意的。

    “我不演死尸。”

    “啧!老爷子这话让您说的、您这么大岁数了,哪儿能给您安排那不吉利的角儿?”

    “得有台词。”

    “尽量,我尽量、”

    “盒饭太油腻,我吃不下。得有清粥有咸菜。”

    “我活爹!活爹啊!您起来,上车!剧组没有我开车给您买去还不成吗!”

    行吧。

    在群头的搀扶下,李世信站起了身来。小伙子跟你大爷玩儿这个?真当大爷吃斋念佛长这么大岁数的啊?!

    从容的划拉划拉身上的尘土,他睨了眼严重超载的破金杯。

    顺着他的眼神,群头看了看车里。

    然后,愤愤的踹了脚保险杠。

    指着副驾驶上嘴巴张成“O”型,脸上一副“这他妈也行”的龅牙骂道;

    “卖你妈的单儿呢!滚后边儿去,给老爷子让个座啊!”